快捷搜索:  test  as

神少(章三阳 冷凌月)-神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免费小说《神少+章三阳 冷凌月》全文免费在线涉猎

【经典版+番外】【推文+百度云+加贴网盘+限时免费+番外】

“我错了。”章三阳低着头,一脸委曲的站在那,感到自己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。

明明便是接了一单外卖而已,对方却偏偏让他顺带一包阿姨巾,想章三阳唐唐七尺男儿,自然是直接回绝。

可为了一个好评,加上五块钱小费的诱惑下,他照样干了。

更紧张的是,这事还偏偏被自己的媳妇和她的同事碰巧撞上了,那会,章三阳逝世的心都有了。

章三阳心里预计着,自己怕是出门忘怀烧喷鼻拜佛了吧!

“错了?”冷凌月眉头微微一挑,恨不得一巴掌拍逝世这个一无是处,没有涓滴感化的汉子。

冷家,虽然只是西城一个三流世家,但在西城好歹也算的上朱门,有头有脸的存在。

可她冷凌月当初会何会嫁给这个汉子,为什么又要被驱逐出冷家,现在又为什么会沉溺腐化到在外租个两室一厅的房子,和父母龟缩在这里。

想到这些,她心中百般不甘、怨恨;她不恨章三阳,只是恨自己的爷爷,当初为何要定下这份婚约。

“今后……不会了。”章三阳弱弱的说了一声,和冷凌月娶亲四年多了,对冷凌月的性格他照样很懂得的。

章三阳心里也很愧疚,预计她此次肯定被那些同事笑话疯了吧!

“跪下。”冷凌月喝道。

都说须眉汉大丈夫,但章三阳很没性格的直接跪了下去,还把头压的很低,仿佛做错事的孩子。

冷凌月越看越生气,心里气不打一处来,这照样汉子吗?你难道就不会反抗一下。

冷凌月越想越气,她举起手还没落下,章三阳可怜兮兮的抬开端来,双手揪着耳朵。

迎着章三阳的眼光,冷凌月照样心软了,这个汉子虽然不顶用,但对自己是真好,一心一意,不管自己若何打骂,他都没有任何的怨言。

逐步的,不自觉中,冷凌月就把扬起的手又放了下去。

章三阳一见嘿嘿一笑。

冷凌月扫了他一样,这个汉子卖力起来,就似乎是在着手术的医生一样,嬉皮笑貌的时刻,就像是个无奈,她无意偶尔候狐疑,自己是不是娶了一个精神决裂症。

对,是娶,由于这个汉子是入赘在她家的。

“先说说,你本日赚了若干钱。”冷凌月问道。

“一百多!”章三阳把手机递给冷凌月一看,一共是一百九十五,加上那五块钱的零钱,那便是刚好二百。“加上那五块钱小费,刚好是二百。”

冷凌月眉头一跳,五块钱小费?提起这事她就气的牙痒。

就为了五块钱你就给其余女人买阿姨巾,你知道那些同事是怎么笑话我的吗?

“吃屎吧你。”冷凌月朝气的直接把章三阳推倒在地上,以致还想冲上去踹上两脚。

可想了想照样算了,翌日还有正事,如果弄出个伤来,难看的照样她冷凌月。

她没在管章三阳,直接往卫生间走去,盘算洗个澡。

章三阳从地上爬起来,悻悻往厨房走去,吃了点器械,回来的时刻,冷凌月刚好披着一层白色的浴巾,伴跟着雾气腾腾从卫生间走了出来。

章三阳脑筋里有点儿恍惚,虽然娶亲四年多了,但两人不停都是相敬如宾,更别提什么生儿育女了。

章三阳才二十出头,说心里没有欲望那是假的。

迎着章三阳火热的眼光,冷凌月皱了皱眉,自己不知道倒了什么血霉,怎么娶了你这么一个汉子。

“跟我进来,有话和你说。”冷凌月懒得搭理章三阳,走进睡房,优雅的并着双腿坐在床边。

章三阳赶快跟了进去。“怎么了!”

“翌日是我奶奶七十大年夜寿,到时刻所有冷家的人都邑去,下昼会有寿宴,你最好别再出什么缺点。”冷凌月冷冷的说道。

章三阳点点头,心里叹了口气。

冷凌月的奶奶李芳在她爷爷去世今后,就成了冷家现在的掌舵人,而冷凌月被驱逐出冷家,也是她奶奶一手所为。

冷家有三子,而冷凌月的父亲冷天浩是第三子,都说瑰宝疙瘩瑰宝疙瘩。

可李芳却很不待见冷天浩一家,直到冷凌月的爷爷去世,由于章三阳的不作为,对冷家没有什么供献,以此为饰辞被驱逐出冷家,也恰是以,章三阳很不受岳父冷天豪与岳母秦玲的待见。

见到章三阳准许,冷凌月也懒得在说什么,直接闭上了眼睛。

她必要养足精神,敷衍翌日,由于翌日又会是一个很难度过的日子……

第二天,章三阳起的很早,穿戴一身地摊货正在遴选礼物,因为囊中羞怯,也买不了什么像样的礼物。

在他逝世后,还恭敬的站着几个须眉,过了好久,一位四十多岁的须眉才恭敬道:“少爷,您该回去了。”

“开始了吗?”章三阳把玩动手上的青花壶,双眼微微一眯。

“是的。”瑞克道:“少爷您的历练该停止了,我们现在就可以回族里,至于补偿条约我们都已经筹备好了。”

一人上前,手上捧着一个档案袋,恭敬的递给了章三阳。

“我想,他们可能已经忘怀了我吧!”章三阳咧嘴一笑,随后将手上的青花壶递给了店老板包了起来。

他又想到了当初脱离章家时的场景,那一张张自得的笑貌,一道道的冷嘲热讽。

“您……”

“瑞克,我们在一路多久了。”章三阳溘然问道。

“十五年了!”瑞克恭敬答道。

“是啊,十五年了。”章三阳微微一笑,看着那些文档。“这些器械处置惩罚下吧,不必要了。”

“您想……”

“本日是冷家老太太的寿宴,我不想望见她在受委曲。”章三阳伸了个懒腰,一脸懒散的动了动脖子。

“少爷,您变了。”瑞克说。

“哦?”章三阳眉头一挑,微微一笑。“那你说说,我哪里变了。”

“曩昔的您锋芒毕露。”瑞克说。

“那现在呢。”章三阳饶有兴致的问道。

“随和、内敛。”瑞克笑着说道。

章三阳没有继承措辞,随手接过店老板包装好的青花壶,嘴角间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弧度。

不知道这些年你们是不是感觉我章三阳就此片甲不留了,等我再回章家之时,我们又会以如何的姿态晤面……

完备版《神少》未完待续.....

搜索微/信公~众~号【微美书社】

关注后回覆 :【85】即可涉猎全文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